也暂时下线了微信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功能,今日头条(字节跳动)正式推出首款视频社交产品

摘要因认为“吹牛”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该软件运营公司告上法庭。1、引言因认为“吹牛”聊天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简称腾讯科技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简称腾讯计算机公司)将“吹牛”软件的开发运营方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青曙公司)告上法庭,并分别索赔450万元和50万元。2019年7月1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对“微信红包”和“微信表情”两案进行一审宣判:“微信红包”案判决书原文:
“微信”应用软件中,“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微信红包开启页”2)被告辩称:电子红包的创作设计来源于生活中的实物红包,“微信红包”不具有独创性;“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辩称,原告进行作品登记前有大量与之相同或相似的作品发表,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不具有独创性;被告使用的电子红包与涉案作品存在差异。因此,被告未实施著作权侵权行为。“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未以任何形式宣传其软件与“微信”应用软件存在关联,相关公众不会产生混淆或误认。因此,被告未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吹牛”聊天软件中被控侵权“红包聊天气泡”和“红包开启页”5、“微信表情”案双方的主要论点1)原告诉称:涉案微信表情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提供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据此,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涉案微信表情2)被告辩称:原告不享有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被告辩称,虽然涉案聊天表情构成美术作品,但是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被告已经停止使用涉案微信表情;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过高,缺乏法律依据。▲被控侵权表情6、主要争议焦点及裁判要旨“微信红包”案的主要争议焦点:1)“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是否构成作品,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2)“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是否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是否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微信红包”案的裁判要旨(详见判决书):1.1
“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的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判断和取舍,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其与被告提出的相似或相近的电子红包在颜色搭配与变化,文字、线条、图形的排列组合与位置设计等方面均存在明显差异,具有独创性。1.2
被告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与原告主张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分别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告未经许可进行使用,使用户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使用原告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2.1
“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是“微信红包服务”的整体形象,其相关页面附加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具有美化服务的作用,且其已具有良好的宣传效应,受到用户的广泛欢迎,应当属于“有一定影响的服务装潢”。但微信整体页面仅是软件类产品的常规设计,没有体现独特性,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服务装潢”。2.2
被控侵权页面与“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整体视觉效果上构成近似,容易造成公众的混淆和误认,系不正当地利用他人的劳动成果攫取竞争优势,损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微信表情”案的主要争议焦点:1)腾讯科技公司是否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著作权;2)被告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微信表情”案的裁判要旨(详见判决书):1.1
涉案微信表情涉案微信表情均为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设计,即用圆形黄色表示面部,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础上,通过眼部、嘴部、手势等神态的变化来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绪,生动、形象、富有趣味,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腾讯科技公司系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涉案微信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为2016年8月29日,故腾讯科技公司自该日起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著作权。1.2
关于被告提出的“奸笑”表情与百度团队在先设计的“滑稽”表情相同或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两表情在眉毛的位置、长短和形状,眼睛的位置、大小和形状,以及腮红的深浅等方面均存在客观可识别的明显差异,且两表情传递出的情绪和含义明显不同,因此“奸笑”表情具有独创性。1.3
关于被告提出的涉案“捂脸”表情与金召平申请注册的商标一致,且金召平申请注册商标时间早于涉案“捂脸”表情登记时间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涉案“捂脸”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和发表时间均早于金召平申请商标注册的时间,且被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商标由金召平创作完成,不能证明金召平是涉案“捂脸”表情的作者。1.4
关于被告提出涉案“嘿哈”表情的原型来自卢正雨表情包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卢正雨的表情包早于“嘿哈”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且二者的表现形式并不相同,从真实人物的表情到聊天表情美术作品的创作,需要作者对线条、颜色等进行选择、判断和取舍,凝结了其独创性的智力劳动,不能证明原告不是涉案“嘿哈”表情的著作权人。1.5
关于被告提出部分涉案微信表情来自于微信表情开放平台投稿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来自开放平台的聊天表情的提交时间和上架时间均晚于涉案微信表情的发表时间,不能证明原告不是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人。2.1
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被告的行为使该软件的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微信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7、“吹件”聊天软件现状及其运营分司现状不知是否与此两起判决有关,“吹件”聊天软件的运营公司已处于异常名录中:该公司所属的网站和APP已通通不可访问:

摘要微信官方已于2019年4月4日下架漂流瓶功能。漂流瓶功能的下架或许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它一直被质疑起到了不可描述的功能。2018年11月30日,微信曾发公告称,“仍然存在用户利用漂流瓶等功能发布色情内容或色情招嫖广告的情况”。当时微信还做了专项清理,也暂时下线了微信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功能。而目前,在微信的“发现页管理”中,漂流瓶图标已经消失,原来这页有十项功能,可谓十全十美,现在踢出去一个之后秒变九头鸟。漂流瓶,一度曾是张小龙的骄傲,如今却成了弃儿。可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那个蓝蓝的QQ邮箱漂流瓶页面,陪伴了很多人的青春。笔者上初中时,偶尔会扔一个漂流瓶,那种向未知的远方播撒友谊的感觉、那种对未知惊喜的期待,真的让人很兴奋。事实上,漂流瓶更像一个“过河拆桥”中的“桥”的角色。2005年,腾讯收购张小龙一手做大的Foxmail邮箱,并借此将张小龙纳入麾下。他被要求负责当时毫无起色的QQ邮箱,并且马化腾还希望QQ邮箱能干掉微软邮箱。而“救命星”漂流瓶的诞生,很像是无心之举。据环球企业家报道,腾讯广州研发中心的办公室里,有一整面墙,设计师在上面画了一片蓝色的大海和一个漂流瓶。无心插柳柳成荫,谁也没想到,这个玻璃瓶,日后竟成了几亿人都在用的漂流瓶。张小龙曾说,“当时只是有这样一面空墙,大家觉得应该画点东西在上面,设计师就画了比较开阔的海和好玩的漂流瓶。当时并没想到将来会在邮箱中做一个相关应用。”其实漂流瓶,并不是QQ邮箱的原创。以前也有很多网站尝试过,但都没有用在QQ邮箱上效果好。对此,张小龙曾分析道:“邮箱是存储、中转和回应信息的天然场所,与漂流瓶的性质很符合,又不同于QQ即时通信的特性,同时满足了现代人对倾诉和匿名社交的需求。”一天,有个用户跟张小龙说,自己的老板也在办公室用漂流瓶。那一刻,张小龙知道,他成了。内向的张小龙,曾在饭否上写下了这样的告白:“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做通讯工具。这让我相信一个宿命,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命中注定做社交的张小龙,后来还成了“微信之父”。2011年,微信复制了漂流瓶功能,同时还推出了“附近的人”和“摇一摇”。早期QQ和微信都不需要实名,很多人就是想在现实生活以外,有一块自留地,可以认识工作生活以外的朋友。但是随着QQ和微信逐渐成为工作软件,再加上现在社交软件都得实名了,于是一个原本是面向陌生人的功能,自然就变成了鸡肋。毕竟大家都是实名地跟家人朋友同事同学聊天,这种情况下,还用漂流瓶匿名社交的人,要么是太清闲、要么就是“有目的”。不信你看下图的漂流瓶,是不是觉得很烦?也就是说,漂流瓶已经到了不整不行的地步了。张小龙可能也没想到,成也漂流瓶,毁也漂流瓶,即便微信努力整改,却也奈何不了人类的劣根性。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于人如此,于产品也是同样的道理。今天是漂流瓶走了,谁能保证有一天微信就不会走呢?想当年,飞信不就是被这样换掉的吗?如果有一天,微信也离开了,你会作何感想?

摘要字节跳动(今日头条母公司)在成都单独成立团队秘密研发社交软件“飞聊flipchat”,在2019年5月20日凌晨,这款孵化已久的软件正式悄然上线(App
Store和飞聊官网都可下载)。资讯内容众所周知,张一鸣一直有一颗做社交的心!2019年1月15日,今日头条(字节跳动)正式推出首款视频社交产品“多闪”!多闪由抖音私信功能升级而来,定位视频社交!“多闪”的推出被称为字节跳动正式宣战腾讯,发力社交的第一枪。虽然推出至今,多闪算不上是一款成功的产品,但是字节跳动一直没有放弃做社交的决心。早在去年12月,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已经收购“飞聊”(flipchat)的域名,将发布社交产品“飞聊”(flipchat)。据悉,还挖来了微信前几号员工做开发,意在模仿微信。在“多闪”发布之后,关于“飞聊”的消息就没有了。在2019年5月20日深夜,字节跳动正式上线全新设计产品“飞聊”,据悉飞聊定位为兴趣社交产品,是即时通讯软件和兴趣爱好小组的集合,致力于帮助用户发现同好。与“多闪”定位不同,飞聊更像是一款真正的社交产品。在功能上与微信具有更多的重合点,“动态”设置类似朋友圈,可以发布图片、文字、链接等以及60秒内的视频。此外,飞聊主打“兴趣爱好小组”,以“小组”为载体进行交流。这个功能类似社区的兴趣板块,拥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在“小组”内发表观点,相互讨论。值得一提的是,“飞聊”与“多闪”的推出采用相同的策略,弱化与微信之间的直接竞争,强调差异化。“多闪”强调的是“视频社交”,飞聊则更多的是宣传“兴趣爱好小组”。在“多闪”发布时,今日头条CEO陈林反复强调,多闪和微信面向的不是一个群体,并希望微信不要把多闪当作竞争对手。但是发布会还未结束,微信就已经把“多闪”屏蔽了。虽然,目前“飞聊”的介绍里面,一直强调的是“兴趣爱好社交”,但是其已经具备了微信的大部分功能。微信从成立之初就一直不缺乏挑战者,雷军的米聊、马云的来往、丁磊的易信都在交战中败下阵来。以至于网易丁磊在一封内部信中评价了当时的几个社交产品:“微信5分,陌陌4分,我们(易信)0分,来往负分。”微信虽然不是国内首家移动即时通讯工具,但是依靠腾讯强大的基因,发布之后很快就成为社交领域霸主。根据腾讯最新财报显示,一季度微信及WeChat的合並月活账户数达11.12亿!是国内唯一的月活超过10亿的产品。大家认为这一次,字节跳动能挑战微信吗?飞聊下载飞聊官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