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Google已于2月16日停止了GTalk服务,为 APP 开发者提供 IM (即时通讯)云服务

摘要“从上线至今,我们没有收入,更别说盈利。”融云上线 1
年有余,仍然属于“烧钱”的状态,这是所有初创互联网服务端都要面对的状态。“创业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困难,很多时候是考验人性的,必须有一批信得过的伙伴一
…前言在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中,诸如“脸萌”、“足记”等 APP
浮浮沉沉,有8年飞信运维经验的韩迎二次创业时没有继续做直接面对用户的
APP,转而另辟蹊径,为 APP 开发者提供 IM (即时通讯)云服务。37
岁的韩迎在即将“不惑”的年龄觉得应该再搞点什么,“飞信业务下滑使我有二次创业的想法,在综合考虑各种各样因素后,选择了
IM(即时通讯) 云服务这个方向。”核心:积攒 8
年来“家底”开放在做融云之前,韩迎在神州泰岳担任高管,主管飞信业务。“2007年,我们开始对飞信做技术支持和运营维护的工作,关于即时通讯)云服务的技术积累也在那个时候开始。”看着飞信从零起步到繁荣再到下滑,韩迎二次创业的心也一点点被点燃,而拥有“半互联网半运营商”属性,使他在创业初期就定位在或互联网或运营商领域。2013
年初,韩迎开始寻找创业方向,面对竞争强劲地即时通讯APP
领域,他谨慎评估“行业中已经存在腾讯、陌陌等巨头,再做一个即时通讯社交工具要想成功的概率不高。”但想到飞信
8 年的技术积累,韩迎又有了底气,绕过
SaaS端(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专做 PaaS
端(Plartform-as-a-Service平台即服务),利用 8
年对飞信运营和维护经验,提供即时通讯打包服务,将微信单聊、群聊等社交功能做成一个个
SDK 包,内置到 App 后台,免除了开发者在 App
社交应用的开发,既解决了众多开发者对 App
社交属性的需求,也为他自己的创业标明了明确的方向。“我们是把积攒 8
年的‘家底’开放出去”韩迎笑言。正式上线半年年来,融云日活用户超过 1000
万,市场份额稳居行业内首位,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在韩迎意料之中的。究其原因,韩迎说,“第一,我们采用的私有二进制协议能够承载海量用户,这在行业内是很少的;第二,性能绝对稳定,我们公开承诺不丢消息、不当机;后台的稳定性是我们运营飞信
8
年‘血和泪’的教训换来的。”经验:创业不可急“从上线至今,我们没有收入,更别说盈利。”融云上线
1
年有余,仍然属于“烧钱”的状态,这是所有初创互联网服务端都要面对的状态。不过有“靠山”神州泰岳的支持,韩迎对资金并无忧虑。。对于,互联网创业企业因多种原因出现“朝生暮死”的现象,韩迎道出自己的看法“创业这件事,1000
人在想,1000 人在做了,100 人已经做出来,10
人做得很好,所以创业还是要谨慎的。”大学生创业,是不是应该鼓励呢?作为年龄和资历当属资深“老前辈”的韩迎,想法十分冷静。他认为大学生创业成功的概率比较小,主要原因是他们阅历、资源、人脉等创业必备的条件都不十分完善。“创业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困难,很多时候是考验人性的,必须有一批信得过的伙伴一起扛才行,这些都是在行业内积累才能慢慢找到”。对
“3W 咖啡”、“ JD
+智能咖啡馆”等创业孵化器的出现,韩迎也十分肯定其出现的积极性,“很多创业者想到的只是一个点,这个点能不能实施,在孵化器中可以通过投资人们、创业专家们的建议,得到新的升华,减少走弯道的成本。”梦想:做好眼前事70
年代的生人,可能会对韩迎的梦想观深有同感。1999
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的韩迎,对自己未来的发展从未多想“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不同,当时的我们毕业后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是进入国外厂商,例如爱立信、西门子、摩托罗拉等;二是是国内的“巨大中华”(巨人、大唐、中兴、华为);再而进入家乡当地运营商。”关于“做融云是否在实现梦想”这样的提问,韩迎坦言,多年来的工作及近两年的创业,都不是为了纯粹的职业梦想,不过是抓住眼前的机遇而已。而说到想到达到的目标时,他略微地顿了一下,笑了,“现在每天忙得转不开身,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个。”而后,他稍显严肃地说:“我现在最远想到的是带领团队有敲钟的那一天,现在只是想做好刚刚推出的融云
IM2.0 产品,以及为开发者提供的公众服务平台。”

摘要你今天是应战,还是自己闲庭信步这么搞?”
彭蕾曾有如此一问。与其说阿里巴巴在IM市场“搅局”,不如说是腾讯在移动端的激进战略刺激了阿里巴巴的神经。业界关注的“三马”首次聚首,由头是互联网金融的论坛主题,却以马云、马化腾为近期来往和微信竞争一事互相打太极开场。二马妙语连珠的对话让在场人士印象深刻。我们梳理了一下他们讨论来往与微信的话中话。11月6日,在上海举行的互联网金融论坛暨众安保险启动仪式上,“三马”——阿里巴巴马云、腾讯马化腾和平安集团马明哲首次一起公开露面,为三方(背后的公司)共同持股成立的互联网财保平台“众安在线”站台。不过,当“三马”坐下来,现场主持人复兴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却首先抛出了近期热议的即时通讯/IM工具“来往”和“微信”竞争的问题。一场主题是合作的会议,却以在座合作方的竞争而展开,颇有意思。马云的挑战
VS
马化腾的警觉马云并未点明来往和微信的竞争,却首先道出了大力推广来往的初心:“我觉得我们是门外汉,很好奇,想进去看一看。”
马云还表示,除互联网金融,也包括其他领域(暗指微信独大的移动端即时通讯/IM工具领域)。“微信为什么一定是腾讯?”马云这句话野心可见一斑。而在谈到互联网对金融的颠覆话题,马云又借机调侃了一把:“我们一开始觉得微信也很复杂,结果做着做着,发现也很简单!”9月下旬,来往新版正式发布,并一度登上了苹果APP
STORE社交类免费APP下载第一名。10月,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召集全公司所有管理者并亲自动员,要求全集团“ALL
IN无线”,并表示来往是“必打之仗”,“只要有幸吃掉市场的30%,这个市场的产品体验就会更好,无线互联网也就有希望。”
来往的挑战随后便来势汹汹。“必须要有两家”,马云在现场斩钉截铁。他直言,来往的存在至少“让微信不断创新”,而马化腾则避而不提马云和来往的挑战姿态,再次强调微信产品是腾讯“内部竞争的结果”,马化腾同时也亮明了态度:两手互搏也无所谓。“在一个市场太舒服了,一定会出事儿”,马化腾再次提起腾讯QQ当年和MSN共存竞争的历史,“不敢怠慢,共同进步”是上一个即时通讯/IM工具时代竞争总结的经验。而此马对彼马说,腾讯和阿里巴巴“一定能找到各自的位置”。阿里和腾讯:心态上的较量与其说阿里巴巴在即时通讯/IM工具市场“搅局”,不如说是腾讯在移动端的激进战略刺激了阿里巴巴的神经。小微金服集团CEO彭蕾在不久前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无意中证实了这一点。彭蕾对包括钛媒体在内的一众媒体坦言,当她读完马化腾与刘炽平的讲话后,感觉“像晴天霹雳一样”。当时,腾讯总裁刘炽平在内部演讲中称,“我们相信,未来要是移动化这一块可以开始变现,我们现在也义无反顾对未来进行投入,哪怕可能利润会受损,但我们还是要做。”彭蕾所谓的“晴天霹雳”,正是来自对手腾讯对于移动互联网、对于下一步整个公司的战略思考。彭蕾透露,阿里巴巴在移动端的的思考这两年一直没有停过。“确实最近隔壁家小伙伴两位老大的发言,就是像一记重锤把我们Wake
up了。”按照彭蕾的总结,阿里巴巴在近几年的发展一直是“按照既定节奏、既定打法在做”,而腾讯的号角已经公开吹起来了。“你今天是应战,还是自己闲庭信步这么搞?”
彭蕾一问,恰好呼应了马云、陆兆禧在即时通讯/IM工具市场背水一战的决心。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分散导致了流量的分散,给阿里的移动端竞争带来了危机,O2O布局上阿里巴巴的优势仍然很难扩展到线下,因此而备感压力。阿里巴巴不得不对同行的竞争对手保持警惕,从移动电商到移动支付领域,已经有更多的竞争对手看到了机会。微信用户群的日趋成熟,为腾讯实践O2O模式提供了可能。不得不提的是,腾讯在最新版本的微信APP中内置了“银行”卡选项,可以实现公众账号内直接付款。同时,内部的“扫一扫”等功能也给移动支付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再加上庞大的用户群体(此前有媒体消息称,微信用户已经超过6亿),微信对于整个阿里体系也称得上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坐不住的当然是阿里。从“来往”到近期天猫-银泰在O2O模式上的战略合作,阿里巴巴已经开始主动反击。“二马”的言语较量背后,将是一场充满硝烟的竞争。

摘要Google已于2月16日停止了GTalk服务,如需继续使用Google的即时通讯服务,可以安装Google
Hangouts。Google
Hangouts正一步步成为Google的“明星”级通信应用,它的“前辈”GTalk已经“寿终正寝”。在过去的一年,Google一直在将GTalk,语音和短信功能整合到Google
Hangouts中,不过台式机用户仍然可以使用GTalk。2月初Google已陆续通知GTalk用户,将在2月16日停止GTalk服务,他们将需要安装Google
Hangouts,以便继续使用Google的即时通讯服务。目前还尚不清楚第三方GTalk客户端是否还可以在日后继续工作。因为截至目前,Google
Hangouts还没有对第三方开放功能。虽然Google
Hangouts提供比GTalk更好的功能,但缺乏桌面客户端还是让许多GTalk用户失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