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微信表情具有独创性,表情包选择栏对比. 左为 7.0.5

摘要因认为“吹牛”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该软件运营公司告上法庭。1、引言因认为“吹牛”聊天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简称腾讯科技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简称腾讯计算机公司)将“吹牛”软件的开发运营方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青曙公司)告上法庭,并分别索赔450万元和50万元。2019年7月1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对“微信红包”和“微信表情”两案进行一审宣判:“微信红包”案判决书原文:
“微信”应用软件中,“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微信红包开启页”2)被告辩称:电子红包的创作设计来源于生活中的实物红包,“微信红包”不具有独创性;“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辩称,原告进行作品登记前有大量与之相同或相似的作品发表,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不具有独创性;被告使用的电子红包与涉案作品存在差异。因此,被告未实施著作权侵权行为。“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未以任何形式宣传其软件与“微信”应用软件存在关联,相关公众不会产生混淆或误认。因此,被告未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吹牛”聊天软件中被控侵权“红包聊天气泡”和“红包开启页”5、“微信表情”案双方的主要论点1)原告诉称:涉案微信表情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提供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据此,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涉案微信表情2)被告辩称:原告不享有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被告辩称,虽然涉案聊天表情构成美术作品,但是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被告已经停止使用涉案微信表情;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过高,缺乏法律依据。▲被控侵权表情6、主要争议焦点及裁判要旨“微信红包”案的主要争议焦点:1)“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是否构成作品,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2)“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是否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是否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微信红包”案的裁判要旨(详见判决书):1.1
“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的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判断和取舍,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其与被告提出的相似或相近的电子红包在颜色搭配与变化,文字、线条、图形的排列组合与位置设计等方面均存在明显差异,具有独创性。1.2
被告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与原告主张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分别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告未经许可进行使用,使用户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使用原告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2.1
“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是“微信红包服务”的整体形象,其相关页面附加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具有美化服务的作用,且其已具有良好的宣传效应,受到用户的广泛欢迎,应当属于“有一定影响的服务装潢”。但微信整体页面仅是软件类产品的常规设计,没有体现独特性,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服务装潢”。2.2
被控侵权页面与“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整体视觉效果上构成近似,容易造成公众的混淆和误认,系不正当地利用他人的劳动成果攫取竞争优势,损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微信表情”案的主要争议焦点:1)腾讯科技公司是否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著作权;2)被告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微信表情”案的裁判要旨(详见判决书):1.1
涉案微信表情涉案微信表情均为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设计,即用圆形黄色表示面部,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础上,通过眼部、嘴部、手势等神态的变化来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绪,生动、形象、富有趣味,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腾讯科技公司系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涉案微信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为2016年8月29日,故腾讯科技公司自该日起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著作权。1.2
关于被告提出的“奸笑”表情与百度团队在先设计的“滑稽”表情相同或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两表情在眉毛的位置、长短和形状,眼睛的位置、大小和形状,以及腮红的深浅等方面均存在客观可识别的明显差异,且两表情传递出的情绪和含义明显不同,因此“奸笑”表情具有独创性。1.3
关于被告提出的涉案“捂脸”表情与金召平申请注册的商标一致,且金召平申请注册商标时间早于涉案“捂脸”表情登记时间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涉案“捂脸”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和发表时间均早于金召平申请商标注册的时间,且被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商标由金召平创作完成,不能证明金召平是涉案“捂脸”表情的作者。1.4
关于被告提出涉案“嘿哈”表情的原型来自卢正雨表情包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卢正雨的表情包早于“嘿哈”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且二者的表现形式并不相同,从真实人物的表情到聊天表情美术作品的创作,需要作者对线条、颜色等进行选择、判断和取舍,凝结了其独创性的智力劳动,不能证明原告不是涉案“嘿哈”表情的著作权人。1.5
关于被告提出部分涉案微信表情来自于微信表情开放平台投稿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来自开放平台的聊天表情的提交时间和上架时间均晚于涉案微信表情的发表时间,不能证明原告不是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人。2.1
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被告的行为使该软件的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微信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7、“吹件”聊天软件现状及其运营分司现状不知是否与此两起判决有关,“吹件”聊天软件的运营公司已处于异常名录中:该公司所属的网站和APP已通通不可访问:

摘要2019年9 月 17 日,期待已久的微信 7.0.7 for iOS
正式版上线了。1、概述与一周前更新的微信 7.0.7 for Android
内测版相似,此次更新并没有新功能上线,更多是一些细节上的改变。或许是为了与
Android 版本号同步,iOS 版微信的更新跳过了 7.0.6 版本号,从 7.0.5
直接来到了 7.0.7。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此次更新情况,我们将微信 7.0.7
for iOS 的新能力,与微信 7.0.5 for iOS
版本进行了对比。目录如下:一、小程序「回到首页」功能强化,权限管理页上线;二、订阅号消息页面中的「未完成的功能」彩蛋下线;三、表情包选择栏改版;四、选择「照片」时的多选图片页与图片编辑页面改版;五、支持停用「微信支付」消息服务。2、小程序「回到首页」功能强化,权限管理页上线本次更新最大的亮点在小程序。点击小程序胶囊按钮中的「…」,你会发现所有功能被分为了三栏:第一栏为小程序的头像、名称,点进去后会跳转到「关于」页面;第二栏为针对小程序本身的操作,包括原本就有的「发送给朋友」、「添加到我的小程序」,以及一个新增的「回到首页」常驻按钮;第三栏为「浮窗」、「设置」、「反馈与投诉」,相当于把「关于」页面中的部分内容一并列在了底部菜单中。过去,只有用户收到朋友转发过来的小程序卡片时,按「…」按钮才会有「返回首页」的功能;本次的改版中,「回到首页」成为一个标配功能,这也让小程序更像是独立的
app,而不仅仅是方便分享和动态更新的「高级 H5 页面」。▲ 小程序菜单栏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值得一提的是,在小游戏内,没有「回到首页选项」,第三栏却新增了「成长守护」选项,在点击后将跳转到「未成年人成长守护」页面,家长可以为孩子设置「时间管‌理」、「消‌费管理」、「一键禁玩」等。▲
小游戏「…」中的「成长守护」从这些更新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新的趋势:小程序正在「app
化」,它有了更明确的首页、更独立的权限管理。3、「未完成的功能」彩蛋下线还记得在「订阅号消息」页面,长按订阅号消息会出现「未完成的功能」彩蛋时,我们曾邀请过阿禅、keso
等人猜测一下微信的「彩蛋功能」可能是什么样的。我们把微信的心思猜了个遍,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彩蛋在微信
7.0.7 for iOS
中说下线就下线了,只能说「未完成的功能」是真的完成不了了。▲
订阅号消息页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4、表情包选择栏改版微信 7.0.7
for iOS 正式版中,表情包选择栏变得更高了,表情包缩略图也加大了。▲
表情包选择栏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原本的左右滑动选择同类表情包,变为了上下滑动,左右滑动则成了表情包类型的切换。5、多选图片页与图片编辑页面改版在与好友聊天时选择发送「照片」,或是发布朋友圈时点击「从手机相册选择」,即可进入多选图片页,此次更新中该页也有变化。相比微信
7.0.5 for iOS
版本,整个页面由浅色加深,页面顶部中间新增了一个相册选择按钮,替代了原本左上角的返回键。▲
多选图片页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而在选择图片后,依次点击「预览」-「编辑」,也能看到一些小变化:底部图标改变,表情包选择页面变化等。▲
图片编辑页面对比. 左为 7.0.5,中、右为
7.0.76、支持停用「微信支付」消息服务微信支付通知页面右上角原先的「…」变为了代表「设置」的齿轮符号。▲
微信支付页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点击齿轮,你可以选择停用微信支付的消息服务,停用该功能的同时会清空历史数据。不过,停用后并不会影响微信支付的日常使用,只是查询账单、联系客服、接收通知等功能就不能再微信支付消息通知中查看了。▲
点击微信支付右上角按钮后的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过去,微信支付的通知消息不能关闭,用户每次使用微信支付都会弹出通知。如果用户同时关注了所绑定的银行卡的公众号,还会遇到每一次消费两个公众号同时弹出通知的体验。微信支付推出早期,这样的设定可以让用户更清楚资金流向,减少用户的迷惑和焦虑,但是,当微信支付的应用场景和频次越来越多时,过多的通知也可能是用户的烦恼。这一次,微信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用户。除了上述明显的更新,「订阅号消息」页面中的「搜索公众号和工具」也进行了小调整,在微信
7.0.5 for iOS
中,这个搜索框需要下拉页面才会出现,且几个字居中显示;而在微信 7.0.7 for
iOS 中,搜索框固定在了标题栏下方,文字居左。▲ 订阅号消息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当然,并不只是在微信 7.0.7 for Android
内测版上做功能的增加,微信 7.0.7 for iOS 仍保留了一些「顽固特色」,比如
Android 上已有多时的小程序评分就还是没有出现。

摘要2019年6月11日晚间,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其多个社交平台宣布,因要改进功能,狐友App于12日开始在各个应用商店下架一周。资讯内容距离搜狐宣布该产品正式版发布仅过去2天,而这一产品被张朝阳认为是这一轮搜狐复兴的关键。11日23时44分,张朝阳突然发布微博称,“狐友注册马上会恢复”。不过,四分钟后,他再度发布微博称,因为要改进一些功能,狐友App半小时之后在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对于安卓手机,提供官网下载。两分钟后,张朝阳表示,已下载用户不受影响。在狐友平台,张朝阳在发表动态“还望你们这些狐主帮我招待新狐友们”后不久,就发布通知宣布产品将在12日零点从各个应用商店下架。虽然产品已经下架,但12日8时,张朝阳仍在发布信息。截至目前,张朝阳已发布6条动态。6月9日,张朝阳宣布筹备近五年、上线一年的社交网络应用“狐友”正式版上线。他向每一个遇到的人推荐这款产品,并要求对方减少提问,而更多地使用和体会。目前,狐友版本号已更新至3.0,张朝阳对发布时机表示,在设计、功能、理念以及性能上的准备就绪。张朝阳将狐友比喻成酒吧,他表示,进入酒吧的人有各种各样,用户可以自然地相互认识,而不是由机器推荐。同时,用户可以决定关注谁和不关注谁,在时间轴内容上得到尊重,而不是由企业插入信息。据悉,“狐友”的想法诞生于2015年,最早是搜狐新闻客户端中的“我的”,是一个“工具箱”的功能。但随后搜狐发现用户打开新闻客户端缺少社交意图,所以2016年时将“我的”变为“狐友”,并在2017年将其独立运营。2018年,搜狐将“狐友”重新编程,并配合搜狐国民校草大赛宣传。狐友下载官网地址:

相关文章